血液里流的东西 可能真的没办法

我在奥西耶克……

没错这个两天两次大巴搬家跟玩儿一样的就是我本人了……

妈的

去培训了一天 Jure兴高采烈地和我握手庆祝我们的网友见面 Andrea激动地要我年末去接待访问扎达尔的中国导演 中午在食堂吃了一顿

但早上被放羊什么都没干成在教室里干坐一早上 下午随便写了几笔小篆又生无可恋无所事事地听完学生的学习分享之后 看到学生等着跟我搭话而我无力到装作没看见走掉的时候 当即就决定回奥西耶克

我可以忍受冗杂的课程 但不能忍受无所事事的集体面子工程对自己生命的消耗 与其让别人来强行消耗我的时间 我更愿意花时间去做我想做的事 即便那也不是什么正事

啊 说白了我就是不想接着上这个没什么实际内容的培训

说走就走 下午一结束就回青旅收拾东西 和绿姑娘去黑熊餐厅吃了顿煎鱼就走了

就剩两天都不能忍受 不隐藏自己的怪人本性 华师培训的时候也逃了大半的课 对规则的蔑视程度让我觉得自己或许会重蹈某人的覆辙

血液里流的东西 可能真的没办法

现在越来越难对什么事情产生兴趣了 看着大家围着汉语桥的学生问问题只觉得boring到了极点 疲惫到想跳窗

这是一种令人讨厌的自负 我的听力很好 可以抓住发言人说的每一句话 所以当我需要给其他人翻译什么新华社 什么斯拉沃尼亚的时候 就会觉得很不耐烦又有阴暗的优越感

啊 愚蠢 为什么我要跟她们坐在这里

这样的

昨天看碟中谍也是 这是我回来看的第一部电影 完全没有进入语言环境的自觉 前十分钟耳朵抓不住任何一个词 第一个mission听得云里雾里 直到病房的板墙落下我才跟上电影的语速和节奏

然后就开始畅通无阻地听大段对话猜Lark是大亨了

看完出来站在街边跟完全没怎么看懂的绿姑娘解释剧情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优越的 大概因为绿姑娘人还不错 被我划在可以忍受的自己人范畴里

而对于大多数人类 我真的极其缺乏耐性

小人物沾沾自喜的劣根性

扎达尔的公寓还没租好 我估计还有段日子 索性跟Jure讲了一声又住回了奥城

原本以为回来的时候蜘蛛网都要结好多了 结果就走了一晚 昨天被我吓退的小蜘蛛都还没敢爬出来……

想想这周在奥城干点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