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星代理

  亚星代理“塞樱桃走一圈不能掉。”学长的要求很残忍,他要求我并拢膝盖,膝盖中间夹着一颗樱桃,然后在这个漆黑的地下室走一圈。

  是的,地下室。我被他关起来了。

  原因是这样的,我翻车了,和别人约会被学长发现了,我还没想好借口就被他打晕了,晕过去的一瞬间我是很懵的,在我印象中,学长不是这样的人啊,他很温柔的。

  可是周围那些可怕的刑具让我不得不有了一个新的认知,他对我好,只是因为我听话,没有对不起他,而当我表现出另一面的时候,迎接我的就是他的暴怒。

  他提出了很多奇怪的要求,我都一一照做了,因为我不知道他会不会把那些寒光凛冽的刑具用在我身上。

  做完这些要求后,他的怒气似乎消减了一些,我知道讨好他的时机到了,我看准了地上的一块凸起,毫不犹豫的被绊了一下,我摔得十分结实,骨头撞在地板上发出了沉重的声音。

  我的惨叫让学长慌了一下,苦肉计当然不能玩假摔,假摔有什么意思?既不能引起他的心软,又不能让他愧疚,这种把戏真的很无聊。

  小腿被一根从地面伸出的钢筋从上划到下,看起来极为惨烈。钢筋并不干净,这种伤口,他肯定是要带我去打破伤风的。

  我满意的从他眼里看到了愧疚,然后哭得泣不成声。这可不是装的,是真的疼。学长慌乱的将我抱出了地下室,开灯的一瞬间,我发现那些让我恐惧的刑具只是一些塑料制品,我恼恨的咬住了他脖子上的一块肉,他却以为我是疼的,只是语气颤抖的安慰着我。

  在医院里,医生给我打了针,惨不忍睹的伤口让护士对我心生同情,还给了我一个暖水瓶,我却将暖水瓶塞进了学长冰冷的手中。

  我柔弱道:“学长,你还好吗?”

  他看着我,像是才回过神来,突然抱紧了我,颤抖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我一边安慰他,一边用话术不断加深他的愧疚。哼,竟敢将我关起来,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我要让你愧疚一辈子,一辈子都这么爱我,只为我一个人痴迷。